Menu
Woocommerce Menu

hg6686登录珠峰诱惑:挑战与风险同行

0 Comment

    阎庚华珠峰登顶后失踪

  自5月15日至22日,一周内先后确认有5名外籍登山者在攀登珠峰时遇难,今年5月成了珠峰近年来人员伤亡数字最高的一个登山季。为此,西藏登山协会和资深登山家都敬告山友:登山是一项认识自我、敬畏自然的运动,同时又是一项危险性极大的运动,切不可在身体状态欠佳、协作支援和气象条件不具备时贸然挑战“地球第三极”。

  17日上午10点,8名中国登山爱好者成功登顶海拔8844.43米的珠穆朗玛峰。他们是今年我国首批登上地球之巅的业余山友。

  黑龙江极限运动爱好者阎庚华于2000年5月21日成功登上珠穆朗玛峰,成为我国只身登上珠峰峰顶的第一人。

  15日,英国人大卫·夏普登顶珠峰后下撤了300米,因氧气用光而遇难;16日,瑞典人托马斯·奥尔森在登顶后滑雪下撤,自海拔8500米处坠落,最后在海拔6000多米处发现其遗体;19日,巴西著名登山运动员维托尔·内格雷特和一名法国登山者在登顶后的下撤过程中,先后在海拔8300米处因体力消耗过大,突发疾病遇难;22日,俄罗斯人普里亚什金·伊戈尔勉强登达海拔8600米处时,感觉身体严重不适,返回途中在海拔约7800米处突然遇难……

  据在珠峰大本营现场指挥的西藏登山队队长尼玛次仁介绍,17日凌晨1时,来自辽宁、陕西、四川、广西、福建等地的8名山友,在8名高山向导带领下,离开海拔8300米的突击营地向顶峰进发,并于上午10时成功登顶。目前,所有登顶山友均已下撤至安全营地,18日将返回海拔5200米的大本营。

  阎庚华是黑龙江哈尔滨人,1958年出生。他从1983年起一直在从事极限运动,在1986年,阎庚华从山海关跑到嘉峪关,成为中国第一位跑完万里长城的人,近几年,他又把目光投向登山运动,投向了珠穆朗玛峰,他要做只身攀登珠峰的第一中国人。1999年他第一次尝试着攀登珠峰,由于遇到暴风雪,他在海拔7800米被困了四天,最后不得不下撤。2000年3月2日,阎庚华起程再次奔赴西藏,在近3个月的时间里,他4次翻阅珠峰第一险段——北坳,两次跨越大风口,打通了6500米。7800米和8300米的营地。从5月14日起阎庚华向珠峰发起了最后的冲击,5月19日阎庚华攀登到了最后一个营地——突击营地,准备突击顶峰,然而5月20日珠峰地区天气骤变,大风夹杂着暴雪,在海拔8300米营地计划冲击顶峰的许多外国登山队都纷纷下撤,已经作好一切准备的阎庚华却不肯放弃,5月21日,他冒着风雪向上攀登。在阎庚华向上攀登的过程中,黑龙江电视台雇佣的登山协作人员拉巴次仁也跟随着他向上攀登。

  山难频发的警示

  在登顶山友中,来自大连的赵阳和林涛夫妇是目前国内第一对,也是唯一同时登顶珠峰的汉族夫妻。相关阅读1999年5月27日,来自西藏登山队的仁那与吉吉同时登顶珠峰,成为我国第一对同时登顶珠峰的夫妻,[详细了解]]而世界上首对夫妻同时登顶要追溯到1990年,1990年10月7日,斯洛文尼亚夫妇Andrej和Marija
Stremfelj成为首对同时登顶的夫妻。

  拉巴次仁介绍说:“我们与大本营失去联络以后,老阎决定21号上山,21号凌晨我们起床,大约在2点30分出发。那天风非常大,人在山上都站不住。我们在风中前进,大约在11点左右到达了珠峰的峰顶,我拿出摄像机想拍摄,可是天太冷了,大概有零下35度,所有设备都冻住不能动了,老阎带的摄像机也不能动,老阎在峰顶展开了三面旗帜。有中国国旗和黑龙江电视台台旗,还有一面旗,他还把一个金色的牌子用哈达包好放在了峰顶,还让我拍了许多照片。下来的时候,风特别大,因为背着许多摄像器材,我走得很慢,高山反应,我的眼睛也看不清。后来,不知道老阎什么时候就不见了,我骑着山脊,下到了8300米,已经是深夜里了,我找了个帐篷,用了别人帐篷里的一罐氧气,睡着了,直到尼玛把我叫醒,我才知道老阎还没有回来。”

  西藏登山协会秘书长张明兴说,珠峰本季山难频发,固然与今年雨季提前、气候异常有直接关系,但一些登山者对自己认识不足、准备不够也是造成悲剧的主要原因。

  据尼玛次仁介绍,今春珠峰地区气候较往年恶劣,5月6日至13日持续强风低温,海拔7000米以上地区常有暴风雪,给攀登行动带来了很大的困难。

  据拉巴次仁介绍,阎庚华在珠峰峰顶停留了大约20分钟后,他与阎庚华开始下撤,在下撤途中与老阎失散,就再也没有见到阎庚华。

  5月14日、15日,至少27人登顶;18日,42人登顶;20日,28人登顶……原本人迹罕至的世界最高峰,在登山季节像赶集一样热闹。

  15日,来自西藏圣山登山探险服务公司和西藏登山学校的6名高山协作人员利用天气好转之机,成功登顶,并修通了攀登的路线。B组的12名山友预计18日凌晨突击顶峰。

  珠峰西藏登山协会联络官尼玛次仁说:“现在我们可以百分之百地肯定他已经登上了珠峰峰顶了,因为可以从好几个角度分析,一个是跟他登顶的小夏尔巴已经下来了,下来后我们昨天问了他很多问题,从各个角度看他确实是登顶了。他在顶峰展示了咱们的红旗,当时,就是21号上午,荷兰队从望远镜里亲眼看见有两个人很接近顶峰,尼泊尔一侧,有三个人离顶峰很近了,他们快下来时,往上挥挥手,老阎与他们相隔只有20米,从各个角度分析,他是肯定登上了峰顶。”

  正因为如此,在珠穆朗玛峰甚至出现了“交通堵塞”。张明兴说:“天气好、利于冲击顶峰时,在北坡海拔8680米的‘第二台阶’最容易发生‘堵塞’。前面的登山者体力一跟不上,后面就得停下来等,有时一堵就是几十人。所以,这也是各种伤情发生最多的地方。”

  据了解,今年计划攀登珠峰的国内登山爱好者数量为近年来最多,共有24名山友计划攀登顶峰。与此同时,目前还有多支国外登山队正在珠峰进行攀登活动。

  根据拉巴次仁提供的情况,可以认定阎庚华在5月21日成功登顶。

  张明兴认为,出现这种状况的主要原因是一些登山者对自己认识不足。他说:“以本月遇难的普里亚什金·伊戈尔为例,他这次在珠峰呆的时间太长了,体力原本就不济。据同行的登山者讲,他在最后一天冲击顶峰过程中,明显体力不支,走都走不动。正是因为勉强,才导致了悲剧的发生,在8000米的海拔,体力不支导致的高原病两三个小时即可致人死亡。”“登山必须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进行,”西藏登山学校校长尼玛次仁说,“比如最近成功登顶珠峰的中国业余登山队,5个队员全都是近年来从登顶海拔6000米、7000米、8000米不同级别的山峰一步一步走过来的。正因为有这样的经验和充足的体力,他们才能成功。”

  由于阎庚华和大本营从5月20日起就失去联系,22号和23号珠峰大本营派出了登山协作人员上山搜寻。今天,尼玛次仁已委托计划今天冲顶的由罗塞尔带领的国际登山队尽力寻找阎庚华,如果他还活着,要尽力进行营救。尼玛次仁也与珠峰南侧尼泊尔登山大本营进行了联系,希望从21日登顶的队员那里了解到一些信息,对方同意将于几天给予答复。

  缺乏有力的保障和科学的登山计划,也是酿成悲剧的原因之一。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