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卡宾滑雪董事长张鸿俊:如何驰骋滑雪产业198亿元市场

0 Comment


一进伍斌的办公室,整洁和简练会第一时间闪现在脑海中。这与一周前的ISPO现场截然相反。
在2018ISPOBEIJING的展位上,卡宾滑雪体育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卡宾滑雪)除了将产品陈列外,还开设了大片的沟通区域,一位ISPO的现场工作人员将这个现象称为“卡宾现象”。
作为一家专业从事滑雪领域的公司,这个“卡宾现象”挺让伍斌满意的。作为《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的主撰稿人,在亚太雪地产业论坛与同行分享行业经验是他最近3年必做的事情。
其实早在2010年,卡宾滑雪就将品牌定位于滑雪产业的“一站式服务”平台,并形成了较为完整的产业链。2016年,这个被称为“中国冰雪第一股”的滑雪公司全年规划设计公司跟踪考察50个滑雪场项目,正式签订规划设计合同22项。2016年营业收入为1.49亿元。
▼卡宾滑雪体育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总裁伍斌
hg6686 1
“目前卡宾滑雪服务的雪场有200家,2017年的收入将突破2亿元。”据伍斌介绍,公司旗下涵盖滑雪场规划设计、滑雪道施工设计、滑雪场设备器材销售租赁、滑雪场经营管理、冰雪旅游项目投资、冰雪旅游产品研发生产及进出口贸易等业务。
市场规模的扩大还体现在伍斌出差的次数上,笔者采访的第二天,伍斌就要出发参加2017-2018雪季河北省冰雪活动数据采集研讨会。“全年的大部分时间都要参加会议和考察项目,尤其到了下半年的雪季,很忙。”
万亿冰雪产业前景下,国内滑雪市场“外热内温”?
冰雪产业在中国的“热”是显而易见的。
腾讯和Analysys易观合作发布的《2018中国冰雪产业白皮书》显示,2016-2017年雪季,中国参与冰雪的用户达到了1.7亿人次,2017年中国冰雪产业规模达3976亿元,而到了2020年,这一规模将到达6000亿元,最终在2025年实现1万亿元,届时直接参加冰雪运动的人次将达5000万,并带动3亿人参与冰雪。
众所周知,冰雪产业的“热”首先来自政策的推动。自“46号文”发布以来,《全国冰雪场地设施建设规划(2016-2022年)》、《冰雪运动发展规划(2016-2025年)》等一系列文件陆续推出,引领着中国冰雪产业从小众运动消费逐步向大众化群众消费迈进。
另一层面,在刚刚发布的《2017年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中显示,我国滑雪人次从2011年的700万人次增加到2017年的1750万人次,每年增速都超过了10%。与此同时,滑雪场数量也由300个快速增加到703个。滑雪运动正在成为更多大众选择的休闲娱乐形式。
▼《2018中国冰雪产业白皮书》显示,中国冰雪产业规模在2025年将实现1万亿元,届时直接参加冰雪运动的人次将达5000万,并带动3亿人参与冰雪
hg6686 1
但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雪场数量和滑雪人次的增速有了明显放缓。滑雪人次方面,2017年同比增速为15.89%,2016年同比增速为21%。滑雪场数量2017年同比增速为8.82%,2016年同比增速为14%。
一位北京城郊的小型滑雪场的负责人告诉记者:“政策红利和资本青睐让滑雪产业曝光率陡升,行业也变得热闹起来。但国内滑雪产业的发展并没有表面上看到的这么光鲜,尤其是2017年,日子过得很不好。”
卡宾滑雪同样也面对这样的问题,在其公布的2017年上半年报告显示,卡宾滑雪的总资产、资产负债率、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利润都比上年同期出现下滑。“虽然公司被称为冰雪产业第一股,但由于市场发展制约,公司规模还比较小。”伍斌说道。
“滑雪产业不是短期产生暴利的行业,现阶段发展滑雪产业,一定要以长期投资的角度去考虑。”有着近20年滑雪产业从业经历的伍斌认为,中国滑雪产业依然处于快速发展的初级阶段,在这个期间有浮动、波动都很正常。“况且,目前滑雪市场几乎所有的生意都在下半年,除个别雪场会很早下订单外,绝大多数采购也都在下半年。”
“初级阶段”还体现在703家滑雪场中只有145家配备架空索道,超过300米垂直落差的滑雪场仅22家。另外,尽管2017年人均滑雪次数由2016年的1.33次上升为1.45次,但同样多是浅尝辄止。
▼滑雪场垂直落差的大小是衡量滑雪场所在山地资源规模的的重要指标
hg6686 1
hg6686 1
伍斌强调,不要因为数据的增长而忽略了中国滑雪市场仍处于初级阶段的事实。“初级市场具有不稳定的特征。2017年,因为雪季来的稍晚以及2018年节假日日期的延后使滑雪市场产生了波动。另外,不同项目的规模、造雪面积、配套建设、地理位置存在各自的不同情况。在没有达到成熟市场之前,产生波动是初级市场正常的发展规律。”
“一站式服务”的背后链条
滑雪人次的增长自然也会带动滑雪产业的增长。
“卡宾滑雪能走到现在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由市场推动的,和近年滑雪市场增长的态势直接相关,新老滑雪场从上游到下游提出了不同的需求。”
这也是卡宾滑雪创建“一站式服务”的原因。
据伍斌介绍,卡宾滑雪的一站式服务包括:勘测测绘、规划设计、施工指导、雪场规划、滑雪设备、个人设备、人才培训、运营管理、投资管理等领域。其中又以滑雪场规划设计、设备器材及个人装备销售和雪场运营管理为主核心业务。
▼卡宾滑雪定位于全产业链服务商
hg6686 1
崇礼的富龙滑雪场就是卡宾服务的经典案例。
据悉,富龙滑雪场是崇礼第一家开放夜场和实现住宅与滑雪道无缝对接、真正滑进滑出的滑雪度假区。也是目前为止中国第一家城市中以家庭、儿童为主要特色的大型休闲滑雪度假区。“从勘察测绘,规划设计,到施工指导,雪场规划,再到造雪装备配备,运营管理的一站式服务,卡宾滑雪全程参与了富龙四季小镇的建设。”
除了雪场的规划设计外,产品销售是卡宾滑雪2016年的主要收入来源,达到了1.42亿元。在2017年上半年,卡宾滑雪2017年上半年营业收入为3468.32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34.42%,主要来源就来于产品销售收入的增长,产品销售收入较上年同期增加636.56万元,比上年同期增长25.27%。
伍斌表示,卡宾在滑雪设备版块主要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代理国际品牌进行分销,主要代理的设备包括造雪机、压雪车以及滑雪板。这种商业模式也是目前国内滑雪运动产品市场的主流。
“由于我国滑雪产业起步较晚,滑雪设备制造商的制造技术与产品质量较国外知名品牌还存在较大差距,为了保证雪场运营的安全性及滑雪者的体验感,国内雪场使用的大型造雪设备及器材主要依赖国外进口。”
▼2017年,国内全部造雪机数量合计约6600台。其中,国产造雪机占比约为15%
hg6686 1
另一部分则是国产品牌。
众所周知,滑雪场设备主要有缆车、造雪车、压雪车、魔毯、门禁系统等等,这些设备单价从几万元到上亿元不等。
在记者走访的过程中发现,雪场规模的不同对于滑雪设备的选取也有所差异。投资额巨大的大型雪场因为“不差钱”往往会选择国外的进口设备,而随着生产技术的日益成熟和价格方面的巨大优势,国产设备开始受到众多中小型滑雪场的青睐。当然,目前国产设备和进口设备的“硬实力差距”也成为所有滑雪场购买时考虑的重要因素。
据了解,同样一台造雪机,卡宾滑雪代理的意大利品牌迪马克价格在20万元以上,而国产设备则为10万元左右。“进口和国产设备的价格差异很大,一般情况下,至少会便宜三分之一。”伍斌说道。
伍斌表示,国产设备中缆车、魔毯、门禁系统与国外产品的差距很小。崇礼的万龙滑雪场就全部使用的国产缆车设备。而富龙滑雪场则采用了进口和国产兼容的的模式。“造雪机、压雪车确实差距很大,毕竟国外雪场设备已经发展几十年了。”
国产设备的落后有很多原因,最主要则是我国各类设备的研发能力不足。
为此,2017年,卡宾滑雪筹划发行了股票补充资金。公告显示此次发行的6200多万元主要用于自主研发生产国产压雪车、造雪机、滑雪板等设备,以及补充流动资金。而早在2016年9月卡宾滑雪就收购了广西玉林悍牛工程机器有限公司51%的股权,实现了国产压雪车自有品牌发展。“国产设备也并不是没有优势,进口设备受限于国内库存量少、人员少等因素,售后服务并没有国产品牌及时。”
“在整体战略上,我们也更青睐于将国产设备做大。”
据《2017-2021年中国滑雪产业投资分析及前景预测报告》预计,2016—2022年滑雪场设备投资规模预计达到14亿元。而我国滑雪场运营仍以中小型为主,其中小于5公顷的滑雪场近600家。中小型雪场由于考虑成本因素,不同于大型滑雪场选用高端进口品牌,反而会选择价格相对较低的国产造雪机、压雪车以及国产或国内代工雪板用于租赁和教学。这也是卡宾选择提高研发能力的原因。“造雪车我们已经在研发,产品很快就会出来。”
谈到未来滑雪设备市场的趋势,伍斌将滑雪设备与汽车行业普遍的合资公司做了类比,“合资建厂,这是一条出路。”
中国滑雪发展的四个阶段
伍斌将中国滑雪的发展分为四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2000年以前,第二个阶段是2000年-2010年,第三个阶段则是2010年-2015年。第四个阶段则是2015年至今。
中国最早的雪场出现在上世纪60年代,但商业化的滑雪场在2000年才出现。2000年以前的滑雪市场处于萌芽阶段,那时滑雪场多分布在黑龙江和吉林,基本是天然雪场。据相关统计,2000年,我国雪场数量为50家,滑雪人次30万。
在1999-2000的雪季,由私人投资并进行商业化运营的北京石京龙滑雪场第一次引进人工造雪成功打破了中国滑雪场只能是天然雪场的格局。而在石京龙的示范作用下,从2001年开始,北京周边的雪场项目开始逐步上马,受益于北京快速的经济增长优势,2001-2002年期间,北京就陆续有6家滑雪场开始营业。同时,北京市场的发展带动了崇礼地区雪场的建立,万龙、长城领、多乐美地等雪场随后陆续落地。
2000-2010年的滑雪市场被伍斌称作是“北京崇礼的十年”。“这个阶段是大众滑雪蓬勃发展的十年,全国雪场从业者的目光都瞄向北京和崇礼,很多外地想要建雪场的人也都来北京进行学习。”
尽管这个阶段滑雪场的增速喜人,但伍斌坦言滑雪市场整体的发展速度并不能谈做很快。“因为没有大的资本进来。”在伍斌看来,滑雪市场的高速增长期从2011年开始。“在这期间,万达集团、马来西亚云顶集团开始布局滑雪市场,亚布力滑雪度假区、北大壶滑雪度假区也开始升级扩建。”除此之外,“滑雪度假区的概念也从那时开始提出的。”
2015年,北京、张家口成功申办2022年冬奥会,中国冰雪市场来到了冬奥节点。冰雪产业的爆发,一方面是用户的休闲娱乐强烈需求,另一方面也得益于“全民健身”的国家战略。“伴随中国在2016年人均GDP突破8000美元以及冬奥会带来的政策红利,2015-2022阶段的滑雪市场迎来了市场风口和政策风口的叠加增幅,也致使近几年的发展速度高于市场的预期。”
中国滑雪产业准备如何在冬奥会其后能继续前行?
在伍斌看来,2015-2022年期间,是滑雪场建设的高速发展期。但在冬奥会之后,滑雪场的投资将趋于理性。“2022年以前,在政策红利的推动下,一些带有投资冲动的资方进入滑雪市场,致使这个市场有些鱼龙混杂。政策红利是引导同时也是一个干扰。而在2022年以后,伴随政策红利以及一些资方的撤离,市场自身的力量将会重新主导滑雪行业,产业增速可能会稍微回落,但很快就会进入下一个增速区间。”
对此,卡宾滑雪也将2022作为未来几年的发展节点,“2022年之前,公司核心的部分还是会重点放在B2B的层面,因为这段时间是滑雪场馆集中建设的区间,公司的主营业务仍将放在为滑雪场提供服务。但在冬奥会之后,我认为针对滑雪者的C端服务可能更重要。所以在这个区间内卡宾滑雪也将为未来C端的服务做出一定的布局。”而对于刚刚开始的18年,伍斌表示,卡宾滑雪将在室内滑雪场加强布局,除此之外继续加大规划设计和运营服务板块的力度。
“2022对于滑雪市场来说不是终点,是起点,更是行业重新洗牌的机会。”

hg6686 7
卡宾滑雪董事长张鸿俊

hg6686 8

从林区中走来,回到林区中去

今年北京的冬天好像来得早了些,虽然还没有下雪,但是对于滑雪场来说,“雪季”早已到来。当周末的你懒在被窝不愿意起床的时候,滑雪爱好者已经在雪场里滑了好几个来回。

22年前,张鸿俊可能不会想到会有这样一天。张鸿俊接触到滑雪是在1995年,时值第三届亚洲冬季运动会将在家乡亚布力举办,张鸿俊以农民工的身份参加了亚布力滑雪场的建设。实际上,这届亚冬会本应在朝鲜三池渊举办,但1992年8月,朝鲜由于某种原因放弃第三届亚冬会的主办权,这才有了1996年哈尔滨亚洲冬季运动会,这也是中国第一次举办洲际冬季综合运动会。现在看来,如果当时亚冬会不在亚布力进行,一切可能又会变个样子。

除了上周生态圈报道的滑雪教练的生意,在滑雪场中,还有哪些潜在的商业机会?

亚冬会过后,张鸿俊成为滑雪场正式工人。“农民工时工作表现得比较突出,就被录用了。”张鸿俊笑着说。起初,张鸿俊只是在亚布力滑雪度假村从事基础建设工作,没过多久,他便逐渐走向了管理层,负责包括雪道和安全在内的场地管理工作。

2017年健身行业全面爆发,从威尔士、青鸟、中体倍力等传统健身房,再到光猪圈、乐刻、超级猩猩等新式健身房,健身逐渐成为人们的一种新的生活方式。

时间来到2000年,日本长野冬奥会上,中国军团取得空前成绩,获得奖牌数超过历届总和,大型综合性赛事极大地带动了大众参与雪上运动的热情,中国各地的滑雪爱好者纷纷来到亚布力滑雪度假村滑雪,其中,来自北京的滑雪爱好者在几次体验后找到张鸿俊,“他们想在北京建设滑雪场,问我是不是可以帮忙。”思考几个月后,2000年7月,张鸿俊来到北京。

不过,正如共享单车大战最终开心的是富士达等自行车制造商那样,健身房火热的背后,健身器材公司获得了黄金发展机会。2015年至今,舒华股份、水晶运动、尤力体育、泰山体育等健身器材公司陆续登陆新三板,其中,舒华股份2017年上半年营收4.84亿元,净赚6181万元。在今年下半年,健身器材第一股英派斯也已成功上市。

仅仅三四个月的时间里,张鸿俊带头把北京怀北国际滑雪场建成,当年投入建设当年即开始运营。“开业时候,市场的火爆程度远远超出了我和投资人的想象。”滑雪进入北京对在全国市场的推广起到了很好的示范作用,从这以后,国内滑雪场建设广泛兴起。自此,张鸿俊的身份开始向雪场建设者转变。2001年至2010年间,张鸿俊先后来到天津、河南、沈阳等地,参与了天津水上乐园、八达岭滑雪场、洛阳伏牛山滑雪场、北京龙凤山滑雪场以及沈阳怪坡国际滑雪场的建设与管理工作。

hg6686 9

思考行业痛点,躬耕“一站式服务”

健身行业的爆发,一方面是用户的健身需求强烈,另一方面也得益于“全民健身”的国家战略,而这样两种助力,同样体现在冰雪产业。

正是滑雪场建设者这段工作经历让张鸿俊意识到当前滑雪场建设过程中普遍存在的痛症:由于对滑雪场建设缺乏了解导致投资者盲目投资、滑雪场投资资金缺乏过渡管理、滑雪场建设混乱、没有专业的滑雪场规划设计、管理缺少专业人才与标准规范等等。为了帮助投资者解决这些问题,张鸿俊萌生了“一站式服务”模式的想法,在此基础上,2010年,他成立了卡宾滑雪集团。

去年,国家体育总局发布了两份相关规划,明确提出到2022年全国滑雪场数量要达到800座,到2025年实现三亿人次参与冰雪运动,届时我国冰雪产业总规模将达到1万亿元。

2011年,公司进入滑雪器材存放设备生产领域;成立仅仅一年,卡宾滑雪便开始探索“一站式服务”模式,在此指导下,卡宾滑雪完成了重庆金佛山国际滑雪场的规划建设工作。2012年,卡宾滑雪奠定行业地位,并进入到业务拓展期,成立了北京卡宾雪驰、北京卡宾雪博、北京卡宾滑雪场规划设计等子公司落地“一站式服务”模式,2014年,卡宾滑雪进入到业务深耕期,建立并完善了“一站式服务产业链”,至此,卡宾滑雪“一站式服务“的模式开始受到各地政府以及投资者们的广泛认可。

另一方面,参与滑雪运动的群众正逐步增多,数据上来看,也印证了这样的观点。《2016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数据显示,2016年全年滑雪人次1510万,较2015年的1250万人明显上升20.8%。在滑雪总人口、总人次上升的情况下,滑雪发烧友的比例也在稳步增长。

“单子铺天盖地而来”,2015年,北京卡宾滑雪集团年营业额达1亿元,较前一年增长1.5倍,这使得张鸿俊相信,“一站式服务”模式在不远的未来必将成为滑雪产业服务的主流模式,并确定了从勘察选址、规划设计、施工指导、设备器材供应、运营管理、咨询培训这六个方面全程一体化地为客户进行综合化服务的发展道路。去年8月19日,卡宾滑雪作为冰雪产业的第一支股票,成功登陆了新三板,自此,卡宾滑雪正式宣布进入资本市场。

↓雪场数量与滑雪人次的统计(by滑雪族)

推广滑雪文化,填补滑雪产业理论空白

hg6686 10

“我们不止要服务B端,我们的使命还有引导滑雪消费市场”,2015年,在张鸿俊的支持下,卡宾滑雪独家冠名赞助了每年一次的“阿勒泰毛皮滑雪板比赛”,并出资策划了《2015中国?阿勒泰国际古老滑雪文化论坛报告》。“经考察认证,一万年前在新疆阿勒泰就有了滑雪历史,人类滑雪起源在中国,我们认为,引导滑雪消费的根本就在于滑雪文化的普及,未来我们也会继续致力于传承滑雪文化,使之延续下去。”

在这样的情况下,参照健身行业与健身器材的逻辑,冰雪产业中的滑雪场设备,将会是一个稳定的盈利点吗?

理论研究上,卡宾滑雪也是领域的先行者。2016年8月,卡宾滑雪组织撰写并发布了中国第一本有关滑雪产业研究的蓝皮书,书中对滑雪产业的发展历程、当前及未来趋势进行了系统梳理,对中国滑雪产业重点环节做出了年度总结,并就当前滑雪产业热点问题、国内外典型滑雪集群、滑雪场、滑雪度假目的地的经营案例等几个方面进行了深层次研究。

国内品牌正逐步入局,但大型雪场仍然是国外品牌的天下

据《2016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的数据显示,与2015年相比,2016年新增滑雪场为78家,全国达到646家滑雪场,增长率为13.7%,到2022年,这一数字将达到1000座。从数量和增长空间上看,潜力巨大。

回顾经典之作,探寻发展方向

在讨论滑雪场设备是否会是一个稳定的盈利点之前,我们不妨先看一看目前国内滑雪场中,国产设备占有多大市场呢?

谈及出自卡宾滑雪之手的最满意案例,张鸿俊列举了三个:保定的狼牙山滑雪场、陕西的照金滑雪场以及崇礼的富龙滑雪场。

目前,滑雪场设备主要有缆车、造雪机、压雪车、运输滑雪者的电动传送带——魔毯、门禁系统等,这些设备根据规模不同、安装条件不同,单价从数万元到千万元不等。

hg6686 11
缆车

保定的狼牙山滑雪场是同等规模中投资最少、回收周期最短、盈利最大的项目,每年接待人数超过20万人次,雪季营业收入达3000多万元。”狼牙山滑雪场于2012年初正式启动建设,根据市场发展及客群培育,雪场不断调整投资计划,至今已经运营了5个雪季,目前,雪场已经拥有15万平方米的中国最大的冰雪主题乐园,多达二三十种冰雪游乐项目,其规模在国际上已经遥遥领先。

hg6686 12
hg6686,造雪机

“照金滑雪场是目前陕西品质最高的,考察学习必去的滑雪场,开业最早,关门最晚,接待数量最多,市场口碑反应很好。”照金滑雪场位于照金红色旅游名镇,2015年12月15日正式开业,雪场分为核心滑雪区,冰雪游乐区,休闲服务区和配套设施区四大部分,总造雪面积达20万平方米,雪道总长度5000多米,共规划雪道10多条,覆盖各级别滑雪道。运力系统设计5条魔毯,1条缆车。雪场可同时容纳2000多人滑雪,理论上日接待能力高达6000人次。每年雪季运营期间,照金国际滑雪场接待游客约10万人次,旅游综合收入达2000万元。

hg6686 13
压雪机

“崇礼的富龙滑雪场商业地产做得比较好,适合家庭度假,雪道等级比较多。”富龙滑雪场是崇礼第一家开放夜场和实现住宅与滑雪道无缝对接、真正滑进滑出的滑雪度假区。也是目前为止中国第一家城市中以家庭、儿童为主要特色的大型休闲滑雪度假区。卡宾滑雪在近两年的服务中也见证了富龙从无到有。从勘察测绘,规划设计,到施工指导,雪场规划,再到造雪装备配备,运营管理的一站式服务让富龙四季小镇渐渐鲜活起来。

hg6686 14
魔毯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